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欲皇乳魔】1-36章+外章1-12章

【欲皇乳魔】1-36章+外章1-12章

作者:狩月者 字数:60万

欲皇乳魔

第01章乳牛乳牛

世界,是无数慾望所构筑的产物,那麽,是否存在着满足我单一慾望的「世 界」呢?

缓缓的阖上印刷着无数性挑逗意味浓厚的写真集,绯静静的闭上眼睛,似乎 在品尝脑海之中那满足性慾的情景。

他的左手拿着那本淫秽姿态封面的写真,而右手则是在轻轻的套弄自己发泄 慾望的所在。

绯,十七岁,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拥有的是至今还是处男的身体、剩下的 就是那装满慾望与幻想的脑袋。然而在这个时代,幻想是不可能当饭吃,没有一 技之长的他,已经沦落到准备挤入贫民窟,当领取政府供给的蛀虫。

也许之後再也没有机会品尝看淫书的感觉,绯非常的看重这本最後的蒐藏, 毕竟他已经没有能力再买下一本这样的写真。

将充满慾望的白浊精液给射出,他缓缓的将左手拿的写真放在一旁。

但是绯并没有注意到,那放在桌上的一盒牛奶,在放写真集的时候,不小心 翻倒了自己今天仅存的食物,就这样翻倒在自己没穿裤子的下体身上。

「唉!人衰的时候就是这样吗?」苦笑一声,绯摸摸口袋里剩余不多的钱。

只剩下两百多块钱。

若没问题的话,这应该可以让他在继续度过一星期吃白土司与泡面的生活, 然後剩下一具准备当蛀虫的贫穷身躯。

严格说起来,其实绯一直有个打算,他或许要重操旧业去当个牛郎。

他拥有这样的面貌,也有这样的本钱,但是他只做过一次之後,就立刻罢工 不干了。而且这唯一的一次是在看到对方交易的女性之後,立刻丢下钱离去。

原因无他,就因为他不喜欢被女人踩在脚底下。

话虽如此,其实绯自己也知道,这才不是真正的原因。

他想要的是像无数小说中拥有後宫的男主角一样,而不是成为某女性後宫中 的一员。

而且,他也不想把自己献给一个拥有恐龙般面貌的女子。

所以到现在,他依旧是处男一名,跟女性做爱只存在於脑中的幻想而已。

慢条斯理的清理被精液所沾染的地方,绯又开始胡思乱想,是否有朝一日, 自己能成为那小说中男主角一样幸运的人物呢?

这样的想法只在他的脑海中盘旋了一会,随即就被丢到脑海中的某个角落里 去。

「呵!这样的事情怎麽可能出现在真实的世界,或许我真的要考虑去找个好 工作了吧…」发出自嘲意味浓厚的苦笑声,绯自言自语的说。

然而,上天似乎有意要证明这是错误的想法,或者是给他一个新的契机。

他所坐的位置底下,出现了一道深黑色的隧道,彷佛噬人的暗沉夜色,又好 像通往无止境深渊的地狱入口。

可惜的,绯没有任何的选择余地,他就这样发出一道救命的呐喊声,随即消 失在这个世界之中。

一切又恢复平静,即使这个世界少了一个人,我相信也不会有人注意到。

毕竟,这是个冷漠的社会。

这世界损失的,只不过是一个充满着慾望及幻想的蛀虫罢了。

鲁斯特大陆。龙袭平原。爆乳城北方。云淫之塔灰暗的烛火,在深沉的夜色 中闪烁着微弱的火光,包裹在黑色布料下的黑影似乎察觉到一丝异样的感觉。

「老师…我似乎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气息,是不属於我们的」异种「…是否要 秉告给」后「知道呢?」从黑影清脆嘹亮的声音可以知道,这裹在黑衣底下的人, 似乎是一名少女。

「呵呵…终於成功了啊!这样的事…不用多久就会传到」后「的耳里,你不 用去担心,若让她来求我们,我们的好处才会多呢!嘻嘻!」另一道黑影发出淡 淡的笑声,轻轻的对那名少女说。

「老师你又在打什麽鬼主意了吗?不然怎麽笑的这麽奸诈呢?」「小鬼头你 别吵,我哪次嚐到的甜头不会分给你的啊?你就安安心心的好好研究你的东西吧!」 话毕,又再度陷入无止境的寂静黑暗…鲁斯特大陆。贝莉雅山脉。苍慾城西。蜜 淫湖畔身体传来的阵阵奇异感受,敲打在绯的神经之上,令他从深沉的昏迷中苏 醒,然而在他睁开眼睛的瞬间,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自己并非处在那个狭小黑暗的房间里,竟然是躺在一片绿意盎然的草地之上。

不远之处还有美丽的蓝色湖泊,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晶莹的波光,湖泊倚 靠着绵延的高耸山脉,清澈的溪水顺着流入这个广大湖泊,然後流淌入葱郁的森 林之中,在自己的记忆之中,根本不是自己所认识的世界。

而眼前的生物正好证明他所想的并非是错误的。

如果用绯眼睛所看见的方式来描述,这奇特的生物可以用「穿着乳牛装的少 女」来形容。

亮丽的海蓝色短发上,有一对短小的褐色耳朵,清丽的少女面容,带着微微 红晕的酒窝,正用着琥珀色的眼瞳静静的注视着绯的脸庞。那是带着好奇与疑问 的眼神,似乎绯的苏醒是出乎她意料之外。

纤细雪白的脖子上,像是宠物般环着一条褐色的项圈,而项圈上则是扣着一 个金黄色的铃铛,随着她微微晃动的脑袋,发出清脆的铃声。

顺着少女的项圈往下看,绯彷佛是看到令他惊吓的事物般,整个人几乎说不 出话来。

这名少女可以说真的是名副其实的「乳牛」。

两颗浑圆硕大的乳球,毫不遮掩的曝露在绯的视线之下,似乎并不把裸露当 作一回事,让绯的眼睛恣意品嚐这两颗甜美成熟的硕大雪腻。

雪白的双峰上点缀着一颗颗晶莹宛如珍珠般的水滴,在温和的阳光下闪烁着 美丽的色泽,绯色的峰顶点缀颗成熟的鲜美草莓,上面还沾染着乳白的液体,彷 佛浸泡过牛奶的草莓般,等着让人收采这慾望的美味。

「天啊…到底有多大啊…」轻轻的吞了口口水,绯的脑袋几乎无法运转,完 全被眼前所见的一切所混乱。

艰难的把目光从少女的胸部移开,绯此时才注意到,这名少女绝非是穿着乳 牛装的大胆少女。

少女的手臂靠近关节的地方,并不是人类的肉色,反而像是穿着一双白色的 长手套,上面点缀着像是乳牛身上的黑色斑点,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这白色像 是手套般的奇异肤色,是确确实实这名少女的肌肤。

不过有趣的,她的手掌依旧是人类的手掌,连肤色都跟人类一样,只不过略 显的较为雪白罢了。

除了这耳朵与手腕这两块地方之外,顺着她雪白无暇的背看过去,还有像乳 牛的地方,就是那根长在粉嫩屁股上方一根白色的牛尾巴,以及从大腿延伸过去 一直覆盖到脚裸,那白色点缀着黑色斑点的皮肤。

这名少女整个人有一半的身躯躺在绯的身上,那双白皙的秀腿就这样轻轻的 拍打着地面,而两颗硕大的乳球就压在绯敏感的肉茎上,柔软的触感深深的刺激 着绯脆弱的神经。

而令他醒来的原因并不是这柔软的触感,而是这名乳牛少女正在做的事情。

她伸出灵巧的丁香小舌,轻缓有规律的舔噬着绯的身体,直到绯苏醒之後, 她才停下原本的行为,改用好奇的眼光看着他。

「你有牛奶吗?我想喝…」这是乳牛少女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而且令绯吃惊的,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听的懂这名乳牛少女所说的话。

当绯正打算考虑跟她说自己并非雌性生物的时候,乳牛少女的举动终止了他 的思考,突如其来异样的感觉令绯完全说不出话来。

她轻轻的往後挪移,让绯原本被自己乳房所压住的肉茎裸露出来。

「我闻到牛奶的味道…是这里…露娜姊说牛奶要用挤压的…」这是乳牛少女 开口说的第二句话。

伸出双手,乳牛少女轻轻的握住受到刺激而涨红的肉茎,而这样的举动则是 令绯的思考完全中断。

缓慢有规律的上下套弄,乳牛少女似乎发现眼前这个「牛奶产生器」,只要 来回的摩擦就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像是找到好玩的玩具似的,乳牛少女开始激烈来回的摩擦这有趣的东西。

但是,这好玩的东西只胀到某个地步,就停止变大,而牛奶并没有像自己想 像的喷出来。

稍微停顿一下,乳牛少女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刚刚的举动对绯而言,简直可以说是待在天国般的感受,他从来没有让女孩 子这样弄过,能忍住不射可以说是他的极限了,因为他蛮想知道这乳牛少女接下 来的行为。

接下来对方的行动,太出乎绯的预料。

本来绯认为她应该会继续持之以恒的摩擦,直到喷出「牛奶」为止,然而乳 牛少女竟然作出令他无法预料的举动。

少女轻轻的将自己的身躯往前挪移,一双手轻捧着自己傲人的双峰,琥珀色 的凝视着眼前的「目标」,也就是那挺直的「牛奶产生器」,慢慢的左右包夹, 把绯的肉茎温柔的陷入两颗乳球所夹出的深遂沟缝之中。

不管是从乳牛少女的角度,还是绯的眼光来看,他们都只能看见裸露在这条 深沟出口处的蘑菇状头部。

乳牛少女轻轻的咽了口口水,绯似乎感觉到她正在发所谓的「牛脾气」,用 着不把「牛奶」挤出来誓不罢休的眼光看着他的肉茎,顿时,绯有一种不好的预 感。

「咦咦咦!」绯完全没有想到,这头美丽的「乳牛」竟然懂得利用她身上最 恐怖的「凶器」来压搾他的「牛奶」,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两手轻轻压住自己充满弹力的硕大乳房,令被包围在中央的肉棒感受到一种 间接的按压,这是绯有生以来除了自己手淫之外,感受到的另一种愉悦。

接着,少女专注的压住两颗乳球,开始缓慢的上下交错搓揉中央的肉棒。

对於绯脆弱的神经来说,那紧迫的压力绝对不输给用双手来回摩擦的感觉, 而且乳房柔嫩的触感随着这一波波来回的搓揉,将这种愉悦的快感深深的印到绯 的神经、以及心坎里面。

昂然挺立的肉茎,像是顽皮的小孩般,在阵阵乳波荡漾中探出头来,随即又 消失在这波波肉慾的海洋之中。

那原本附着在乳峰上的水滴,现在都成为最好的润滑剂,减少肉茎与乳球摩 擦时的刺痛,反而加深那混杂着快感与兴奋的感受,令绯突破了原本的界线,濒 临了喷射的临界点。

「唔!好、好爽…」第一次感受到这麽美好的感觉,绯很想要弃械投降,把 那慾望的「牛奶」全部喷洒在这名乳牛少女清丽的脸孔上,但是身为男人的自尊 认为就这射精实在是耻辱,他根本还没进到这名乳牛少女那火热的花房…乳牛少 女似乎也察觉到,被自己乳球所夹着的「牛奶产生器」有越来越炙热的趋势,虽 然尖端开始缓缓的冒出略为透明的液体,不过这依然无法满足自己所希望的。

轻轻的伸出绯色的丁香小舌,少女向着胸前的肉茎进行试探。

「唔唔唔!要、要射了!」当那略显为笨拙的舌头轻轻拂过敏感龟头的瞬间, 无比强烈的愉悦感冲破绯忍耐的极限,白浊的「牛奶」就像突然爆发的喷泉般, 朝着乳牛少女的脸射去。

「哎呀!」乳牛少女似乎没想到「牛奶」会毫无预兆的喷出,一时愣在原处, 任凭那白浊的「牛奶」喷?在自己的脸、还有雪白的乳房上面。

「牛奶」的喷射大约持续五秒钟左右,对绯而言,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这麽爽 的射精。

「我…我竟然输在一只会乳交的乳牛她的」奶「上…呜…」在这次乳交之前, 绯即使看着片子手淫,也从来没有这麽强烈的舒爽感,这大概是现实与虚幻之间 的差距吧!

看着眼前这名沾满了自己精液的少女脸庞,绯有一种置身於天堂的感受,最 好是每天来个这样的一发,即使要自己精尽人亡也甘愿。

伸出雪白无暇的手指,乳牛少女轻轻的刮下沾在她脸颊上的「牛奶」,缓缓 的放入自己的嘴中吸吮。

看到这样的动作,绯那原本因射精而略显疲倦的肉茎又在这一刻再度勃起, 清缓的敲打着乳牛少女的硕大乳球。

这样淫秽的行为,绯只有在片子中才有看过,不过现在就活生生的在自己的 眼前上演,而且对方舔的精液还是自己的,那尚未平息的慾火又再度被撩起来。

「这跟牛奶的味道不一样…不过比牛奶好喝…莉特没有喝过这种东西,还有 吗?」睁着琥珀色的眼眸,自称莉特的乳牛少女用着渴望的眼神静静的看着绯。

「是还有啦!如果你真的想喝,这个东西里要多少有多少…」朝着自己的肉 茎一指,绯露出淫秽的微笑对着乳牛少女说。

看样子,欺负智力尚未开发的异界生物还真是明智的选择啊…「真的吗?可 是露娜姊说不能随意拿别人的东西耶!至少要用东西来交换,不然这是不好的行 为…你有什麽东西想要的吗?莉特可以想办法弄到喔!」高兴的乳牛少女对着绯 如此说。

既然对方提出交易的提议,绯自然很高兴的接受,毕竟他对於这个陌生世界 还有太多不了解,他需要一个导游,即使这个导游看起来有点不合格…「想不想 要每天喝这种叫做」精液「的东西啊?」绯并没有回答乳牛少女的问题,反而先 反问她说。

如果真的成功的话,绯知道每天一定都可以打一炮这样壮观的奶炮。

乳牛少女歪着头想了想,对着绯肯定的点点头。

「那好,我可每天提供你一次喝我的」精液「,不过我要你做的事你都必须 要服从唷!不能隐瞒事情让我不知道,可以吗?」狡诈的绯似乎想用言语上的拐 骗来欺骗眼前无知的天真乳牛。

乳牛少女低下头来想一想,接着就抬起头来对绯说:「可不可以改成你要我 做一件事,就喝一次啊?我觉得这样比较好耶!不然莉特很辛苦耶!」没想到对 方竟然跟自己讨价还价,这点令绯知道自己低估了这头乳牛的智慧,不过他倒觉 得这样也是不错,只要她做一件事就可以打一次奶炮,这样也蛮划算的。

「那这样成交!只要你违背我的话我就不给你喝喔!」「嗯嗯!这样莉特觉 得没有占到你的便宜,不过我还不知道你麽名字耶!你是什麽生物啊?能告诉莉 特吗?」「我的名字是」绯「,你叫我绯哥哥就可以了,而且你难道看不出来我 是人类吗?」少女摇摇头。

「不对啊!难道没有人饲养你这头乳牛啊?不然你口中的」露娜姊「是谁呢? 不要跟我说她也是一头跟你一样的大乳牛…」绯微微皱了下眉头,对着莉特说。

「露娜姊不是我们」乳牛族「的,她是饲养我的人,不过我负责供应牛奶给 她拿去卖,这样她才能买东西送我,嘻嘻!今天是莉特收礼物的日子,所以我跑 来蜜淫湖玩,在这里等露娜姊回来。」从莉特有限的字句中,绯大概可以听出来, 这位被莉特称为「露娜姊」的人应该是自己世界里的「挤牛奶工人」,而今天似 乎是「露娜姊」拿牛奶上市集的日子,所以自己才会被这头单纯的乳牛发现。

也就是说,「露娜姊」应该是一名人类,而不是莉特口中的「乳牛族」。

「这样子啊…那你从来没见过跟我一样的人吗?比如说有这跟东西的人啊!」 用手指着自己的肉茎,绯略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毕竟,绯并没有多少性经验,他大部分都停留在幻想阶段而已,根本没有付 诸实施的勇气,而刚才的行为,只不过是累积多年的慾望在那瞬间爆发出来而已, 当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又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在慾望大於理智的状态下,刚刚与莉特所立下的 约定可以说是他矛盾心思下的产物。

「没有!莉特从来没见过!」莉特想了一下,对着绯摇摇头说。

听到莉特如此回答,绯简直不敢相信她所说的,难不成这头乳牛根本没外出 过?

「不可能吧!难不成你们」乳牛族「都没有任何一只雄性个体吗?那你们怎 们繁殖?怎麽可能有下一代?」吃惊的绯向着莉特问道。

「如果是指跟你一样的,应该是没有吧!其实我不知道,而你说的下一代, 是指小宝宝吗?」「没错。」「那莉特可以跟你说,只要我们希望有小宝宝,我 们只要去找露希女神的神官祈福,没多久就有小宝宝了,可惜莉特的年纪不到, 所以才没有小宝宝喔!」听到莉特这样的说法,如果这头乳牛所说的是真实的话, 那麽自己还真的是来到一个不得了的世界…一个没有任何雄性生物的世界…那自 己的存在不就…顿时,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依照莉特的说法,这是一个没有雄 性生命体的世界,那麽自己被搾乾的机率确实提高很多。毕竟自己拥有这世界独 一无二的能力。

同样的,被人虎视眈眈的机会也升高很多,那这里可以真的说的上是一个 「」性「福的地狱」啊!

当然,这只不过是自己最希望的妄想而已,既然能继续繁殖下一代,那麽自 己的存在就没有那麽重要,也就是说,这样被搾乾的情况发生机率,应该是小很 多。

那麽有没有办法让自己在这个世界有生存下去的本钱呢?

绯早就已经放弃回原来世界的想法,反正在那里,自己只不过是贫民世界的 一只蛀虫而已,谈不上有何功能与帮助。

或许,自己能找到一个在这世界生活下去的方式。

就在绯陷入思考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肉棒正在被一种舒服的触感 所摩擦着。

莉特将唾液轻轻的滴落在肉棒上面,让肉棒充分地染湿,接着再度用乳房紧 紧的夹住。

也许是刚才乳交的摩擦令莉特觉得不够充分的润滑,她采取用唾液当为润滑 的效果,没想到这误打误撞反而达成乳交的「事前准备」。

「我刚刚有完成绯的问题喔!现在莉特想要奖赏罗!能…吧?」用着缩涩的 眼光看着绯,似乎对於自己的举动感到不妥。

「反正你都已经开始了…我…没意见…」看见眼前这只饥渴的「乳牛」,绯 苦笑一声说。

一股湿润柔软的压力,从肉茎两侧包抄过来。

呜…胸部柔嫩的触感真叫人感到舒服…看着努力在为自己乳交的乳牛少女, 绯不自觉的心醉神迷。

莉特挺直胸膛,开始用手摇动左右两边的乳房。

那两颗宛如哈蜜瓜般的重量级爆乳,开始摇晃起来。光看一眼就叫人惊叹连 连的重量级爆乳,和着湿滑的唾液分别由左右两边接连不断的挤压的肉茎。

看着沉醉在这愉悦感觉中的绯,莉特对着他说:「舒服吗?有」精液「可以 喝了吗?」这时候除了舒服之外,大概没有其他言语能形容这样的感觉吧!

在唾液特有的润滑效果之下,爆乳果实在肉茎的表面来回跳动,感觉上随时 都会爆开似的。

淫荡的双乳像两管火箭,激烈的上下来回摆动,绯的肉棒像要被挤破似的打 起哆嗦,而且只有龟头勉强裸露在外面。

舒爽的感觉令绯的肉茎涨的更大,一副要将精液再次射在莉特脸上的姿态, 但是他实在不想再次败北在莉特的乳球上面,所以用尽全身的力量来阻止准备喷 射出去的精液。

也因为如此,绯根本没注意到,莉特的脸颊开始泛起一抹嫣红,换成我们所 用的通用辞语,就是所谓的「发情」。

逐渐湿润的眼眸,琥珀色的眼睛泛起朦胧的水气,眼前这跳动的肉棒逐渐发 烫的温暖,还有那特殊的气味,在不知不觉中,莉特张开樱桃小口,轻缓的含住 那裸露在乳房外的肉茎顶端。

深深的吐了口气,莉特开始用着笨拙的舌头,轻慢的舔弄那处在极限的龟头。

舌尖不停的舔噬过龟头的每一个地方,丰满的乳球更是激烈的摇晃起来。

绯色的乳头在不知不觉中挺立起来,随着手挤压摇晃,缓缓的溢出香甜的气 味。

那被掩盖在深遂森林底下隐密的蜜穴,似乎渴望着某种东西般,渐渐的流出 掺杂着慾望的甜美液体。

彷佛,有个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呢喃。

「我好想要…我想要独自拥有这个独一无二的东西…」或许是自己深层意识 里最渴望的想法,对於从未拥有过自己「秘密」的莉特而言,她蛮希望拥有专属 於自己的一点小秘密。

这个东西,我不想让给其他人…即使是露娜姊姊…琥珀色的眼瞳,充斥着不 懂得发泄的慾望,莉特那笨拙的舌头,也在一次次挑弄龟头的「试验」之中慢慢 的领悟,渐渐懂得如何让含在口中的肉茎有更强烈的快感。

只要让他感到舒服、兴奋,自己就有那个称为「精液」的好喝东西可以喝… 浑圆的汗珠凝聚在硕大的雪白乳球上面,随着摇晃,顺着完美的曲线滑落到中央, 滴落在深陷於深沟中的发烫肉茎上面。

温度略低的汗珠,在滴到肉棒上的瞬间,令绯的身躯产生了一阵哆嗦,也使 的龟头分泌出透明的前锋汁液,落入了莉特温暖的小口之中。

咬紧牙根,绯拼命的抵抗这一波波欢愉的浪潮,现在的脑袋里已经一片空白, 只剩下「射」与「不射」两个最简单的选择。

「噗苏、苏噜…要、要出来了吗?苏呜…」舌头舔弄阴茎的淫荡声响夹杂在 断断续续的话语之中,令人感到一种奇妙的感觉。

「嗯、嗯啊…噫呀…」绯紧闭双眼的涨红脸孔已经说明了这个即将来到的事 实,喉头依旧发出无意义的愉悦声。

在激烈摇晃摩擦的乳球下,逐渐抖动的腰部,绯似乎快要射精了…只见绯抓 住莉特的头部,蜷曲着腰部拼命的忍耐着。

莉特露出高兴的微笑,她知道自己即将可以喝到那甘美的乳白浆液,也就是 绯口中比牛奶还好喝的「精液」。

将双乳夹的更紧,接下来同时摇晃起两边的乳房,在双乳的压搾下,肉茎高 耸的举向天际。

一根第二次嚐到乳交这种柔嫩感触的肉茎,被尖挺的乳球所完全吸收,产生 了达到高潮前的痉挛。乳房特有的柔软触感将阴茎紧紧吸入,令绯觉得全身像是 要溶化般。

「要出来了吗?莉特要喝…苏噜…」莉特的脸上充满喜悦的光彩,更加积极 的摆动双乳,强烈地挤压着肉茎,宛如哈蜜瓜般甜美的爆乳双弹也不停的发出乳 波。

就和第一次相同,在莉特舌尖碰触龟头的那一刹那,绯再也忍不下去了。

一阵乳白的洪水如决堤般狂泄而出。

「噫呀!」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莉特依然被这突然爆发的乳白洪水所吓 到,发出可爱的声音。

象徵欢愉的「精液」弄脏了莉特的双唇,彷佛间歇泉似的不断喷洒而出,飞 散在莉特的喉头与雪白的乳房上。

「啊嗯…好棒…热热的感觉…」莉特发出恍惚的呢喃声,湿润的琥珀色眼睛 看着因为射精而舒展的绯。

发出诱人的呻吟声,同时以趁胜追击之势摇动着双乳。

一阵酥麻的快感几乎袭向腰部,肉茎喷出最後一滴残余物。

此时莉特才停止乳交,对着绯微笑。

泛红的双颊,染上了一袭淫荡的色彩。

「都出来了啊…那莉特就不客气罗…嘻嘻…」轻轻的刮下留在脸上的乳白精 液,莉特欣喜的把这半流质状的可口「精液」放入口中,仔细品嚐着这得来不易 的美味。

此时的绯根本没有力气来进行所谓的「趁胜追击」,然後来个「直捣黄龙」。

被这头乳牛以波澜状阔的双乳夹击下,连续喷发两次的身体,似乎没有任何 反击的力道来证明他身为男性的尊严。

不过看着自己的肉茎仍旧夹在双乳之间跳动,还有眼前不断的舔食着「精液」 的少女,绯的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
(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第5页)(第6页)(第7页)(第8页)(第9页)(第10页